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ABO】愿赌服输01

*双Alpha设定,不为写肉只为耍帅的ABO

*杀手哥x你们可以根据题目猜一猜身份邪

*lof不让我圈人,还是要带媳妇儿睡天花板(x

 

震耳的音乐敲击着鼓膜,舞池中肆意扭动的身躯仿佛水族馆鱼缸里饲养的热带鱼。男男女女们的面色跟着绚烂的灯光变红变绿,给予他们慰藉的是紧紧相贴的皮肤,还有陌生人的抚摸和拥抱。各式各样的香水味掩盖着本身的信息素味道,混杂在浓烈的酒味和烟草的雾气里,没有分化的性别,也没有贵贱的地位——的确是一个适合放松的地方,吴邪捏了捏眉心,只是实在有些太吵了。

 

“天真,打个商量,能高抬贵手收收您那信息素味儿吗?”胖子瘫在卡座上用脚踢了踢他的裤腿,“虽然胖爷闻不着,但是生意还是要做的,再这么下去附近的omega全都软了,出了事你负责啊。”

 

“你他娘的以为我晾衣服呢。”吴邪伸手摸了摸自己后颈,将粘了信息素的指尖置于鼻前嗅了嗅,伏加特的酒味比他正喝的那杯Terminator更浓,“我去洗把脸。”他站起身,从桌上拿了包烟揣进自己口袋,“你忙你的,味道太杂我一会就走。”

 

拐进卫生间,将杂乱的声音和气味都关在门外才觉得舒服一点。吴邪掬了捧水拍在脸上,用纸巾将的手指擦干,掏出烟盒敲出根烟叼在嘴里,靠在门背后的墙上缓缓的抽烟。空气里那股甜腻的味道渐渐钻过门缝渗透进身体,他使劲的吞咽唾沫,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

 

这是Omega的味道,即使他并不喜欢,还是产生了点特殊的反应。甜味已经熏得他有些头晕,本以为是自己的问题,现在看来大概是哪个胆大的Omega玩儿的过火,在夜店里发了情。

 

他拿出手机给胖子挂了个电话,让他赶紧联系保护机构处理,自己走到最远处的厕所隔间,放下马桶盖坐在上面继续抽烟。

 

第二只烟烧了一半,外面的声音已经越发嘈杂,吴邪捏着烟在指尖搓弄,心想一个Omega怎么搞出这么大动静。身体的自然反应已经淡了下去,吴邪索性打算开了门出去看看,刚走到门口摸上扶手,就被忽然撞开的门下了一跳,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紧接着一个浑身硝烟气味的男人跌在他身上,他夹着的香烟在对方的西装上烫出了一个洞,他随手将烟头一抛,赶紧伸手去扶着男人,询问的话还没出口,就听到对方嗓音嘶哑道:“关门。”

 

吴邪下意识的服,并且反锁上了门。

 

“你还好吗?”吴邪拉着男人的胳膊环上自己的肩膀,带着他走到洗漱台前。这个味道极具攻击性的Alpha大概正处于易感期,偏偏又很倒霉的遇上了今天的事情。

 

男人挣了一下,收回手臂撑在台子上,头低在水管前面粗暴的拍开了水龙头。吴邪“诶”了两声,见男人不搭理他,就松开手准备离开。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浓重的硝烟味带着让人莫名想要追逐臣服的力量,只不过同为Alpha,天性里的对抗性也让吴邪产生了小小的不甘。

 

不曾想在他转身的同时男人就一把擒住他的肩膀,将他整个人掀起来压在墙上。吴邪的额头在墙面上狠狠的撞了一下,没忍住喊了一声,又被男人反拧住胳膊,低声道:“闭嘴。”

 

他这才注意到男人手里从未离手的黑色手提箱。

 

吴邪慌了几秒钟之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装作傻白甜的样子,一边小声呼痛一边问道:“这位小哥,你是不是喝醉了?”后面的人卸了点力道,似乎在观察他的样子,他马上继续道:“我这里有抑制剂,你需要吗?”

 

男人这才松了手,压抑着粗重的喘息声,沉默着点点头。

 

吴邪从胸前的口袋里找出抑制剂递给男人,见对方卷起袖子,露出的小臂有着结实的肌肉线条。因为一些特殊的家庭背景,他非常了解这种看似正常却无比强壮的人,面前这个男人拥有的肌肉密度超过了他以前见过的任何一个人。

 

吴邪状似不经意的挪动了两步,虽然男人忍受着信息素的干扰,但自己从这个人手下跑掉的概率仍然微乎其微——他的手机震动了两下,男人正背对他扔掉药剂的外壳,闻声转头看他。

 

他友善的笑了笑,对方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他就坦然的拿出手机回复消息。胖子发来的消息很简洁,一点也不像他平时的风格。

 

“救助Omega的时候发现王八邱死在包厢里,现在警察要求所有人不能离开这里,我去做笔录,你自己多长点心。”

 

吴邪握着手机镇定心情,他现在非常确定事情和他想象中一样的糟糕,王八邱这个人平日作恶颇多,死了也算罪有应得,要不是眼前的杀手先生看起来并不能轻易地相信自己,他也许还会高兴对方替自己做了件一直想做的事情,说不定还能交个朋友。

 

但愿他们的行规里没有必须消灭所有见过他们脸的人这一条,吴邪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画了个十字,不管是宙斯耶稣还是阿弥陀佛,希望能保佑他活过今天。

 

“操,真晦气。”吴邪骂了一句,“我朋友发短信给我,说这儿死人了,警察还不让人离开。”他抬眼瞄了一眼对方的反应,接着抱怨道:“发情的Omega还在包厢里,味道太折磨人了……小哥,我看你也不太舒服,我们想个办法离开怎么样?”

 

“什么办法。”对方终于做出些回应。吴邪狡黠的笑了笑,扯着自己的衣领揉了揉,又把男人的西装扣解开,领带拽的松了点,道:“配合我就好,走吧。”

 

 

“刘哥。”吴邪揽住男人的腰,半个身子倚在那人的怀里,面色潮红的朝领队的警察打了个招呼。

 

“小三爷。”那警察跟他笑了笑,眼神在他和男人身上看了个来回,“您这是……?”

 

“这是我男朋友。”吴邪眯着眼睛笑了笑,“才谈的,您可别告诉我三叔。”

 

“那是当然。只是……”刘警官疑惑的蹙起眉,笑道:“这位先生也是Alpha?”

 

“啊……没办法,喜欢上了呗,顾不了那么多了。”吴邪吐了吐舌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方才紧张的一直没顾得上仔细打量,这么近距离看起来,男人的眉眼都十分好看,英俊的有些过了头。

 

不是说杀手都习惯保持低调?长成这样还怎么低调?吴邪默默腹诽,脸上还是保持着腻人的微笑。

 

“这屋里有个发情的Omega,我们两个Alpha怎么都不好受,您看能不能……”吴邪话没说全,眼神却直往门口瞟。

 

“这……”警官显然有点难为的样子,吴邪轻哼一声,环着男人的手臂更紧了一些,脸埋在对方肩窝里胡乱的磨蹭了两下。硝烟味差点呛得他咳嗽出声,只好将嘴唇贴在男人的皮肤上憋气。抱着他的杀手先生也不太适应这样的接触,身体有些僵硬的接受着他的亲近。

 

“这样吧,让我的警员送你们去附近的酒店。”警官看着两个Alpha在自己面前一副快要擦枪走火的样子,语气里都透着些尴尬。

 

吴邪心里松了口气,他知道警官还是没有放下心,送他们去酒店也相当于另一种意义上的监视。但他的能力还不足以让他有挑拣的资格,更何况打了抑制剂的Alpha看起来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身上的热度透过衣物传到他的皮肤上。他只好小心翼翼的支撑着对方的重量,还要演出风轻云淡的样子。

 

吴邪额头上渗出了点汗水,心里着急的快要冒烟,走到车上的这段距离脑子里混乱成一团,最后定格在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上:他娘的,这小哥的身子怎么这么软?

评论(41)
热度(429)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