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Doomsday

*给小行 @踽踽獨行 的生贺,祝亲爱的小行1214生日快乐wwwww手速慢了一点迟到了半个小时,但我对你的爱是不会迟到的!(咳。

该换辆车了。前挡风玻璃上血渍和腐肉沫被雨刷搅拌成更加不可言说的混合物,车前的保险杠经历过丧尸群的冲击深深的凹陷下去,两侧的玻璃呈碎裂状摇摇欲坠的扒着窗框。吴邪默默地咽下了最后一口发干发硬的面包,将微冲MP5藏在后腰,手持一把clock18,以极快的速度打开车门翻身下车——这些东西打丧尸都不好使,好用的都报废在路上了,必须想办法尽快补充弹药,不然还没出城他就得变成丧失大军中的一员。

他提起超市的卷闸门,单手持枪点射几下,将几只想要靠近的零散丧尸打的后退几步,趁机侧身滚进门内,从里面将门锁死。外头的怪物虽说力气大速度快,智商却低的可怕,紧接着一阵激烈的撞击声在耳边响起,吴邪呲牙咧嘴的捂着耳朵,在黑暗里压低身子摩挲着前行。

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脏东西,就算没有,这样的世道里最可怕的也不是怪物,而是人心。

他从小就带着个幸运点没加好的属性,没带作业的时候被老师抽查,体育测试前拧到腰,连碰到丧尸的时候都还在洗澡,一边胡乱的套衣服一边跑,跑出门才发现自己想多了,方圆几里压根没有活人看他裸奔。好在他家里有点背景,不至于赤手空拳的往外闯,但他这点武力值也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吴邪在黑暗中摊平自己手掌,隐约能看到个轮廓,忍不住用贴近鼻子嗅了嗅,心想丧尸闻起来人是什么味的,糖醋排骨还是西湖醋鱼?结果差点被自己手上的血腥味熏得昏头,他娘的,万一能活下来,估计以后再也不能愉快的吃肉了。

他正蹲着反胃,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别动”。吴邪下意识的站起来转过身,手枪稳稳的指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沉声道:“出来。”他有点近视,眯着眼睛仍旧什么也看不清,对面的人却像不受任何影响,一道红色的光线笔直的瞄准在他的额心。

吴邪对着光源的方向又喊了一声,这种世道带着狙击枪的不是有病就是病的不轻。两厢沉默了许久,那边的人率先收了枪,打开了超市内的顶灯。

白炽灯晃的吴邪一时睁不开眼,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室内的状况,地上歪七扭八的躺着不少丧尸,额心都有子弹贯穿爆出来的血花。他抬头朝对面看去,那人站在货架上,最先看到的是一双沾了点血污的机车靴,反光的皮质紧束住小腿,堪堪停在膝盖下方,将军裤的裤腿收紧。再往上是夹着摩托头盔的手臂,另一只手揣在夹克兜里,背后背了一把像是QBZ95的短突击步枪。正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男人脸上不带什么表情,见他瞪着眼睛瞅过来,才伸手将藏着的东西在指间转了个花——这人随身带个瞄准镜吓唬人,也不知安的什么心。

帅了不起,当拍电影呢。吴邪暗骂了一句,对这人第一印象实在不能算好。男人双腿一曲从货架上跳下来,稳稳的落在地上,神情冷漠的看着他,问:“想活吗。”吴邪眨了眨眼睛,觉得这话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看这小哥一身干净,衣服上连个破洞也没有,大概没有被那玩意儿啃过,于是收了枪,道:“废话,不想活早躺大街上了。”

对面人点点头,目不斜视的跨过地面上的残肢。吴邪却盯的紧,生怕他踩到了,牙口一阵泛酸。“被咬了吗。”吴邪抿着嘴唇摇头,以防万一还是问了一句,“你呢。”那边同样摇头回应。

“为了确保安全还是这样吧。”吴邪身上就套了件卫衣,现在也脏的看不出样子,随手就脱了丢到一边,在机车小哥的面前晃了一圈,四下里看了看,去男装区抓了件合适的重新套上,回头见那人眼神还在他身上,笑道:“下面也没被咬,就是不好意思脱了,你……要看吗?”

小哥收回目光再不看他,转身往食品区走,道:“这地方呆不久,拿了东西就走。”

吴邪应了一声,捂着嘴乐颠颠的跟在后面走。

看电影的时候还想过哪天要是真的末日了,最爽快的事情之一就是可以扫荡超市,然而真的到了这种时候确实没什么心情。吴邪拿了些便于储存的罐头压缩饼干之类的放进袋子里,猛的看见冰柜里的生肉不小心呛住了使劲咳嗽。那小哥从背后拍了他几下帮他顺气,他咳的眼泪都快出来,胡乱用袖子蹭了蹭,忽然转身给了前者一个拥抱。

“能遇到活人感觉真好。”吴邪很快的松手,没想到那小哥又揽了他一把,在他肩上安慰似的拍了拍,从一边的筐子里随手拿了颗苹果塞进他嘴里,手插口袋里继续向前走。“靠,没洗啊!”吴邪呸了两声,咬了一口又觉得甜,想了想这种时候也犯不上讲究,嘟囔了两句,也抛了个苹果给那小哥,说:“下次吃到也不知道得什么时候了。”

快到超市门口才看到那里停着辆机车,若是平时看到吴邪大概会赞叹一句气派,然而这种四周透风的交通工具放在今天怎么也不能让人安下心来。“你确定?”吴邪忽然开始想念他那辆快要变成便当盒的四轮车,那小哥点点头,将手里的头盔扣在他头上,率先跨上了车子,一腿撑地拧动钥匙,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问他:“来吗。”

吴邪摸了摸头盔光滑的表面,一咬牙狠心道:“来。”

“抱紧了。”小哥抓着他的胳膊让他环的更紧一些,压低身子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俯在机车上。吴邪感受到一点点体温从手心里传递过来,以及急促的,与自己几乎合拍的心跳。

“我是吴邪,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张起灵。”小哥在吴邪伸出的手上轻拍了一掌,道:“走了。”

评论(16)
热度(178)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