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元旦贺】蜂蜜达摩

*祝大家新年快乐wwww2017年要继续爱瓶邪哦

*梗来自于可爱的大米@雅想國度◎執刀長守
  阴阳师paro,小瓶大邪。

*补一个群宣,瓶邪不拆不逆的同好养老群,群号:528199926,欢迎来玩儿~

院子里的樱花落了,又不知何时飘起了雪。

吴邪坐在树下的石桌前,见那雪花在洒金的宣纸上洇出一个圆点,染的墨也晕开了,索性放下笔倚着树干,抬手拢了拢身上披着的裘衣。仰头时瞥到树枝间悬挂的祈愿布条,红色的绳结随着风在细碎的白色中微微晃动。吴邪眯着眼睛瞅了瞅布条上的字迹,那些都是寮里的式神们许下的新年愿望,系的最高的那张是阴阳师阿爸写的,他希望新的一年能召唤出他一直惦念的稀有式神。

胖子抱着酒葫芦爽快的擦了擦嘴,顺着吴邪的目光看向那张布条,摇摇头笑了两声,继续拉着扫地的小纸人痛饮。吴邪还是从胖子那里听说的这位尊贵的大妖怪,据说是位背着黑金古刀的俊秀青年,却因为天性冷淡,不愿轻易与人接触而极少和阴阳师缔结约定。吴邪不太明白,他喜欢平安京,也喜欢自己住的小寮院。阿爸刚成为阴阳师那会儿就召唤出了他,这院子里的大半式神都是他带大的,虽说妖怪的感情大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但他总归把这里当成家。

吴邪是只白鹤,手臂连着翅翼和羽毛,灰白色的翅膀从宽大的衣袖里露出来。他是整个院子里唯一的高等式神,与那位大妖怪同等的珍贵,但他丝毫没有这样的意识,平易近人的过头,院里的小式神都喜欢拉着他的胳膊喊他哥哥,对着他撒娇讨御魂和达摩吃。他通常都会答应,搞得自己偶尔只能饿着肚子出阵。阿爸用扇子敲他脑袋,说以后别这么心软,他每次都笑着应了,再来还是抵不住小式神们的笑脸。

他正想到这里,凝在睫毛上的雪花融化成水滴落进他眼睛,他低头揩掉水迹,猛然听到屋里传来阿爸欣喜的狂喊,道:“我召唤出麒麟了!”

是了,麒麟便是那位大妖怪的名字。吴邪倒不如阿爸那么激动,声音乱颤的仿佛要掀了房顶。他拨开一群好奇的小脑袋看向召唤阵,那里站着个小小的身影,皮肤像雪,发色又如墨,背后的古刀几乎有他一半高。麒麟缓缓的抬起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看向他,手臂和脸颊上黑色的鳞片也闪着微弱的寒光。他定在原地不动了,直到阿爸终于平复了心情喊他过去,把小人儿往他的方向推了推,仍旧挂着一丝紧张道:“我怎么问他都不说话,麒麟就交给你了,好好带他!”

吴邪点点头,托着腮蹲下来,羽毛正巧撩过小麒麟的鼻尖。还没长成大妖怪的高冷式神没忍住揉了揉鼻尖,引得吴邪一下子笑的弯起眼来。他伸手摸了摸麒麟的脑袋,问:“你叫什么?”麒麟想了想,握住那只在他头顶作乱的手,又抚弄了几下翅尾柔软的绒毛,轻声道:“张起灵。”

“初次见面,我是吴邪。”

小麒麟觉醒之后身上的鳞片便褪尽了,吴邪在他干净的脸肉上狠掐了两把,嘟囔着有点怀念鳞片柔韧又粗糙的手感。张起灵闻言撇他一眼,神色深沉,嘴唇抿的很紧。吴邪愣了愣,硬是从那表情里看出来点委屈,脸埋在翅膀里努力地忍了会儿笑。张起灵不依不饶的去刨他的脸,他就笑眯眯的凑过去,哄小孩似的说:“没事,你怎么样我都喜欢。”

小麒麟成长的很快,没过几日便到了能出阵的程度。吴邪站在张起灵身边,轻巧的甩了甩袍子。小麒麟使刀,要冲到敌人阵里,吴邪则轻巧的多,他使一只笛子,站在原地便能用笛声杀敌。张起灵年纪尚小,时常惹得一身伤,吴邪看着心疼,就偷偷的用翅膀护着他,笛声也变得凌厉了几分。

第二场雪来临的时候,张起灵已经成了少年的模样,越发的像起传言中所描述的那样。吴邪靠在庭院的树干上,往日里他有充沛的妖力傍身,并不觉得这冬日如此难熬。然而他方才调整了御魂,身体还不习惯,这几日都待在庭院里修养。张起灵又不知在做些什么,早出晚归的,他不能陪着,只好每日目送张起灵出阵。

不知什么时候,张起灵竟已经变成能独当一面的妖怪了,吴邪暗自叹口气,他带过那么多小式神长大,张起灵却始终是他最挂念的一个,或许是小麒麟偶尔流露的依赖和温柔,让他产生了自己也是被特别看待的感觉。

他觉得有些冷,捧着的茶杯也凉透了。他放下杯子有朝门口望了望,再回头时偶然发现茶水顶上立着根茶叶梗。他笑了笑,好的预兆让他的心情也轻快了不少,又耐心的等了等,他终于听到院门外的脚步声。打头进来的少年怀里抱着一兜白色的达摩蛋蛋,见他坐在院里赶忙快走几步到他身边,将达摩放在他面前的石桌上,将那双冰凉的手揣进怀里。

“这么冷,怎么坐在外面。”

“我不放心,等你回来。”

张起灵挪开眼神,将吴邪揽的更紧了些。吴邪抱着人型暖炉取暖,顺手替他拂掉了发梢和肩上的雪,问道:“你这么着急长大做什么?”张起灵没有回答,反倒取了只达摩放在他怀里,道:“都是给你的。”

“我?”吴邪眨了眨眼睛,没了往日的优雅,有些傻乎乎的微张着嘴。阴阳师阿爸正巧慢悠悠地从门口踱步进来,用扇子挡着脸瓮声瓮气道:“麒麟这几天主动要求带达摩的,给你就拿着吧。”

“谢谢……小哥。”吴邪头一回如此不知所措,感动和心疼胡乱的搅在一起,变成了一种更加难以言明的心情。张起灵按了按他的掌心,他低头笑了,捧着达摩咬了一口,好甜,抹了蜜似的。

新年那天,吴邪和张起灵将阿爸写的那张布条取下来,重新换了张新的祈愿上去。前者站在树下看了看,脸热的又将那布条系到树枝的最顶端,藏在除了他谁也看不到的位置,然后默默的重复了一遍愿望,希望它能好好地实现。

评论(24)
热度(230)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