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论坛体】我觉得,我室友不喜欢我05

*小吴开窍了,好像有点快

*两个广告,禁区印调合志《EROS》预售

预售快要结束了,想入的小天使们抓紧时间啦

 

       那天发完帖子之后我就去找了Z说要请他吃饭,他大概是觉得平白无故,我这么正式挺奇怪的,所以停下手头的作业问我怎么了。我打了个马虎眼说感谢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照顾,快放假了也没什么事,就想请他吃顿饭。他看我的眼神立马变了,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唇角抿的很直。虽然他平时也总是冷着脸没什么表情,但神情还是很放松的,也不会像这样严肃,眼睛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灼出一个洞。

 

  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肯定是说错话了,或者是Z误解了什么,想解释的时候Z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刚才的模样就像是我看花眼了一样。他点了点头,起身去衣架拿外套,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的火苗也扑灭了一大半。尽管我才说过不会因此疏远Z,但我们两个之间相处的气氛确实有些尴尬,他这个人本来就不好猜,更别说现在我还试图搞清他的感情问题,弄得我就像是被套了麻袋在北京的雾霾天里走似的,又闷又懵,一肚子气还不知道朝谁发,只能把P默默地骂了个来回。

 

 

  最后还是没请成小鸡炖蘑菇,附近的餐馆没一家符合Z的洁癖标准,我只好去超市买了两把挂面,回家随便找了几棵没吃完的青菜一起煮了。Z吃饭的时候一直没说话,我啃着白面条味同嚼蜡,感觉事情的发展从来都不会按我想象的那样走。

 

 

  好在第二天我就打算回家了,我和Z说了一声,他走过来提了提我的箱子试重量,又问我拿没拿路上吃的零食。我买的是机票,觉得几个小时就能到家,用不着拿这些,而且箱子里装着我几件羽绒服,南方太冷了,不带回家过不了冬,行李还是挺有分量的。Z点点头,却径直拎过我的背包从冰箱里拿了一小袋点心塞进去,我晃了一眼袋子上的商标,是我最喜欢的那家点心店的。我虽然是南方人,但是莫名的不喜欢吃甜食,这家店是我在北京唯一喜欢的点心店,我都不知道冰箱里什么时候还有存货。Z跟我说东西不重,带着以防万一,我接过背包的时候觉得心里怪怪的,有股又酸又暖的劲儿,眼睛都不敢直视Z,低着头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囫囵的说了句谢谢。

 

 

  我一直都清楚Z对我好,他帮过我的事情比这件更令人感动的有很多很多,这件事实在是太小了,但我忽然意识到Z对我是不是好过头了。P不在家,点心也不是我自己买的,Z一个从来不吃这些东西的人为什么会买这个?

 

 

  临走之前我顺口问了一句Z过年有什么打算,他说他不回家,可能会在这边找份假期工。我在网络上说太多可能不太好,前些日子Z的一个堂哥来看过他,我和P先前只是知道Z和家里关系不好,具体情况也不好细问,直到听他堂哥说了之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堂哥说Z家里是个极具规模的大家族,有祠堂有族谱,规矩森严,地位等级严明,是我一度以为只有在古风小说里才能看到的那种。他小时候就没了父母,在这样的家族中无人庇护的成长起来,才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性格。也不是说他现在的性格有什么问题,但这种自己承担一切,把什么事都闷在心里的方式有时候挺让人……心疼的。所以当他说他不想回家的时候,我几乎要脱口而出问他要不要去我家过年,话到嘴边我又咽回去了,这样的邀请好像太过亲密,在这种氛围下烧的我基本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匆匆和他道别就出了家门。

 

 

  事实证明Z让我带点吃的是对的,我坐在候机大厅里等了两个小时飞机仍旧是延误状态。我有强烈的预感当天是飞不了了,边吃点心边等着机场的最后通知,没想到还真是,于是只好打包回府。Z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在网站上看到我那班飞机延误了,问我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跟他说明天再走,现在已经坐上回去的地铁了。他挂电话之前我“诶”了一声,他问了句怎么,就等着我说话。地铁上信号一阵好一阵坏,听着他的呼吸声也断断续续,搞得我心情也跟着忐忑起来,憋了好久才终于下定决心,说要不要考虑下放假去我家玩。

 

 

  我实在是不想看他一个人过年,把心里那些尴尬和犹豫都抛之脑后。后来P知道这件事还打专门电话来问我是不是和Z在一起了,兵贵神速的已经带人回家见家长了。我接电话的时候正和Z在西湖边上饭后消食,只能捂着话筒小声的跟P说,要不是他丫的跟我说那些话,我到现在估计都是坦坦荡荡的,没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心思。P就在那边笑,说要不是他,Z这万里长城估计还跨不出第一步,等着我开窍比铁树开花都难。我怕Z发现,没跟P继续扯淡下去,总觉得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看什么都觉别扭起来,就差拿朵花掰花瓣,猜Z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西湖边上每天晚上人都不少,快过年了尤其热闹。中国人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能把所有的节日都过成情人节,散步的时候我就看到有不少人在卖玫瑰花,还有小女孩拦住小情侣们询问。幸好我和Z两个光棍单身狗的芳香太浓郁,没有小姑娘上来让我买花。我和Z过马路等红灯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有两个男生,一个往另一个手里塞了一支玫瑰花,然后两个人搂在一起自拍了一张。我最近老是想这方面的事情,一下子就想到前面两个男孩子可能也是一对。我生活的圈子里没有同性恋,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活状态,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结果不小心被拿花的男生发现了,冲我善意的笑了笑,又和旁边的男生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往我这边来了。

 

 

  Z应该也看到了,趁我还愣神的功夫拉着我的胳膊往他身后带了半步。那个男生没有靠的很近,站定之后又朝我俩友善的笑了笑,把手里的花递给我,说:“祝你们幸福,好好在一起啊。”我举着花傻了半天,那两个男生嬉闹着走了,背影看上去竟然让我觉得很般配。Z表情也怪怪的,问我:“你认识?”我“恩恩啊啊”了半天,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摇了摇头,说:“他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Z没说话,等绿灯亮起来的时候继续拉着我走。我问他这花怎么办,他笑了笑,说人家好意给的,让我好好拿着。我默默的数着玫瑰花的花瓣,数一瓣就假装扔掉一瓣,数完了我发觉,我大概还是不清楚Z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倒是我,好像是真的有一点点喜欢Z了。

评论(14)
热度(359)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