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来日方长15

*缓慢复健,奶奶您关注的lo主更新了。对不起我是联文毒瘤,我拖了三个月了(。感谢联文基友们的不杀之恩

*手机不好放链接,可戳下方tag阅读
上一棒 @大拿
下一棒 @紫茜茜茜茜

15.一起回家

“问你个事儿。”吴邪嘴里咬着块哈密瓜,嚼的嘎吱嘎吱响,“周六我奶奶过寿,我得回家一躺。”他用牙签扎了块瓜喂到张起灵嘴边,一手勾着对方的脖子吊坐在人家腿上,“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

张起灵也嘎吱嘎吱的咬着瓜,垂着眼睛沉默了会儿,伸手托了托吴邪的屁股防止他掉下沙发去。“你家人一起,我去不太好。”谈恋爱这事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和家里沟通过,想着等有了稳定的工作和足够的把握之后再和家里摊牌,贸然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怎么也算不上合适。

“有什么不好的,你也是我家人。”吴邪不怕热似的在他腿上挪了挪,贴的更近了些,鼻尖挨着鼻尖道:“没事,我爸妈都知道我室友特别照顾我,我奶奶也喜欢热闹,就说带你回家玩儿的。”他还有点犹豫,单纯是因为要见吴邪的家人,心里难免紧张。吴邪也不催他,从他腿上翻身下去,窝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把手里的果盘你一口我一口的分完了,才又踢了踢他的膝盖问他:“想好了没?”

“你和你家人说我很照顾你的?”张起灵点点头,顺势握住吴邪作乱的脚踝,夹在自己胳膊底下挠他脚心。吴邪怕痒,推着他肩膀挣了两下也没挣开,在沙发上翻来翻去。眼睛弯成两道月牙求饶。“你再挠我要告黑状了!”吴邪连滚带爬的从沙发蹿出去老远,气鼓鼓的喊:“刚夸完你你就欺负我啊?”

张起灵也不闹了,拍了拍自己身边示意他坐过来,又问:“你跟他们提过我?”“当然提过。”吴邪挑起眼皮瞅他一眼,“我和我爸妈说你帮我挺多的,是我特别好的朋友。他们还说想好好谢谢你。”张起灵“嗯”了一声,嘴唇抿了抿,含着点浅淡的笑意。吴邪又握了握他的手,从他握住的拳头里塞进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掌心,笑说:“别紧张啊,丑媳妇儿总要见公婆的。”张起灵又作势要挠他痒,他赶紧把沙发上的抱枕死死锢在怀里,嘴里乱七八糟的喊“客官使不得”“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了”,张起灵也被他逗笑了,这一笑心情才真正轻松了起来,把人从软绵绵的沙发垫里捞出来,在脸上啃了个印子,道:“不嫌你丑。”

进门前张起灵心里还没什么底,虽然知道只是作为朋友的身份去的,但还是怕给吴邪家人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或是让他父母看出些端倪。吴邪按了下门铃,冲门里喊了声“妈我回来了”,转头见张起灵还崩着张脸,连忙捏了捏他嘴角,说:“你笑笑。”吴邪揽着他肩膀进的门,看上去特别哥俩好,吴妈妈见了还伸出指头在吴邪额头上顶了顶,蹙着眉头笑骂他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折腾朋友,快让小张好好歇歇。

吴家的爸爸妈妈都是非常开明和易于相处的,起码张起灵没有感受到半分的尴尬与不适。吴奶奶坐在躺椅里一左一右的摸着他们两个的脸,乐呵呵夸张起灵长的俊。吴邪就故意趴在老太太腿上撒娇,问您亲孙子长的不帅么?一边偷偷的朝张起灵眨眼睛,好像看他受自己家人喜欢比自己受了夸奖还高兴。

原本他们两个都有心想刷刷好感度承包做午饭,然而吴妈妈嫌他俩碍事似的将他们推出厨房,自己哼着小曲洗菜煮饭。他们也没什么事做,南方的夏天又异常湿热,吴邪被晒出一身懒骨,躲进空调房里就不愿意出去。张起灵也没什么意见,两个人就窝在吴邪的小房间里聊聊天刷刷手机。

吴邪在自己的床上打了个滚,脸埋进被子里,感叹说家里的床就是比宿舍的软啊。张起灵坐在床沿上,闻言反手摸了摸他的腰,说:“不舒服?给你换个软的。”吴邪面色古怪的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皱着鼻子哼了两声,道:“你还学会开黄腔了?”前者躲在他背后偷摸的亲他脖子,被空调吹的冰凉的手从衬衫下摆里探进去摸他腰间的肌肉。卧室的门还敞开着,似乎是环境的紧张感更添了几分趣味,吴邪玩儿的起劲,他只能任吴邪折腾,低呵了一声别闹。

吴邪正打算逗张起灵,忽然听到吴妈妈在外面喊了他一声,吓的他像是个炸了毛的猫,半天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应了一声,理了理自己揉乱的衣服趿着拖鞋往出跑。张起灵听着外面的动静,眼神倏地落在床头柜摆着的相框上,照片里的吴邪也不知道多大年纪,脸上还挂着点婴儿肥的痕迹,眼睛很亮,松松垮垮的套着球衣,宛若一颗刚刚抽条的树苗。他伸手拿起来看了看,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吴邪被吴妈妈指使去买白糖,回到家恨不得吐出舌头散热,顶着满头汗又往空调底下跑。张起灵拽了他一把,让他站远点,又抽了张纸巾给他擦汗。吴邪喘匀了气才发觉书桌上摊开的册子,走近了一看竟然是他小时候的相册。

“卧槽,你从哪翻出来的这东西?”

“阿姨给我的。”张起灵勾了勾嘴角,“我刚在看你床头的照片,阿姨见了,就把你小时候相册找给我,说你小时候特别淘气,照片几乎都是带着伤疤的。”吴邪狐疑的翻了两页,又惊了一声,“我靠还真是,我都没什么印象了。”他忽然指着张照片,说:“这个我还记得,我当时和亲戚家的孩子抢游泳圈,他气不过,一口咬我耳朵上了,缝了好几针,我去医院的时候还抱着游泳圈舍不得撒手,也不知道谁拍的,小孩儿都哭成这样了还有心情拍。”

他这么一说张起灵也想起来,前些日子他们买了凉席铺在床上和枕头上,吴邪枕了两天说右耳疼,睡不住,后来又换了亚麻的。“好像还能摸到疤。”吴邪自己搓了搓耳骨,嘟囔了一声。张起灵也拂开他的手,在那片微小的褶皱上很轻的摸了摸,像是在抚摸脆弱的玻璃制品。

“怎么了你?”吴邪缩了缩脖子,他的耳朵也是怕痒的。张起灵摇摇头,说:“没什么,在想要是更早认识你就好了。”如果能和吴邪一起长大的话,他一定不会让吴邪摔那么多次跤,受那么多次伤,他是这样想的。他没说出来,吴邪大概也从他神情里懂了,“也不晚的。”吴邪收了相册,拉他去客厅吃饭,“等我们到了奶奶那个年纪,小时候的事情就都记不清楚了,那时候回忆起来就会觉得,我这一生都是和你在一起的。”

评论(5)
热度(100)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