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七夕贺】杠上开花

*雨村日常,单身狗黎簇的独白

*一直想写他们打麻将的场景,一发甜饼

*祝大家七夕快乐 !

*@苏梨 宝贝七夕快乐www

 

 

“黎簇,别跑了,来给我们三个支个腿子。”

 

我听着吴邪声音的时候脑瓜子直疼,苏万和他那师傅溜的老快,说去山上钓鱼扛起鱼竿就跑,我就晚了一步,脚还没跨出门栏就给叫住了。跟传说中的倒斗铁三角打麻将,我不是吃饱了撑的就是脑子被门夹了,万一他们一个眼神交流打个配合,我裤衩都能输在这里。

 

我讪笑道:“老大,我不会打麻将啊。”

 

“少他娘的给我装,你手机上那麻将软件装着是绣花用的?给你个机会和你男神打麻将还不乐意,别废话,过来!”吴邪一点儿反驳的机会都没给我,这还是其次,张老板那眼神顺着老大的话凉飕飕的扫了我一眼,吓得我当场想抱紧胖爷的大腿寻求安慰。没想到胖爷一副乐呵呵看好戏的样子,对旁边俩人明着暗着秀恩爱的虐狗行为熟视无睹。

 

胖爷真是男人中的真男人,飞机中的战斗机,是我以后努力的目标前进的方向。我垂头丧气的坐上牌桌,吴老大把麻将牌翻过来过来哗啦一下倒在桌上。我一边洗牌一边儿观察着张男神的手指,发丘指果然名不虚传,连搓麻都这么有气势。

 

我正想着就被个什么东西砸了脑袋,那东西在地上蹦了两下我才看清是张幺鸡,实心的麻将牌疼得我直“哎呦”,抬头一看吴邪还保持着投掷的动作,一脸似笑非笑,道:“看牌,别在哪儿瞎琢磨。”说完了还没结束,接着插刀道:“把牌捡回来。”

 

我捂着脑袋在心里骂了他好几个来回,那个花里胡哨的一条也仿佛在无情的嘲笑我:单身狗,是没有人权的。

 

胖爷估计看我太可怜,一边儿码牌一边儿安慰我,道:“没事儿,小哥这才学会没打过几次,不用担心输的太惨。”我松了口气,心道好歹我也是久经某游戏大厅的麻将老手,暗喜有生之年我竟然还能赢过道上哑巴张,说出去肯定倍儿有面子。还没想完又转念觉得不对劲,偷偷提了提裤子希望它能争点儿气坚持到最后。

 

我和老大坐对面,胖爷是我上家,男神在我下家。胖爷特别会看牌,谁停牌了停的什么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从开始就没点过炮,再加上性子稳,手气好,点炮他也不胡,硬是连着自摸了两把。我们拿扑克牌当牌子使,起手一人十张,他那边桌面上没一会儿就叠了一小摞。我和老大都属于稳扎稳打型,赢赢输输的一直起伏。倒是张男神看上去确实不怎么会打牌的样子,顶多就是懂个规则,好在我们不带吃只能碰,不然老大能给他喂的分分钟胡牌。

 

老大他们定的规则是放胡的给牌,送杠的给牌,自摸或者暗杠的话每人都要给两张,像我和老大这种方法根本赢不了多少。老大叼着根烟,也没点着就含在嘴唇上,看起来不急不火的。我就做不到这么淡定,别看老大现在是个福建贩腊肉的,他还是个有钱的肉贩子,我就是再是个城里帅小伙,颜值也弥补不了我的穷苦。没有底牌在手里我就心慌,生怕他们留了后手。

 

正盘算着老大那边就碰了个五万,我在心里哀嚎,我那可怜的四万和六万看来注定等不到他们共同的恋人,面上就只能不动声色的拆掉打出去,不让敌人看透我方局势。

 

老大有个习惯,算好用不上的牌有时候会推倒放在一边,也不怕我们看。我抬头就看见他又接了张五万,直接推倒了放在旁边,我都打算摸兜给牌了,没想到老大犹豫了半晌直接把五万打了出来,胖爷和男神都看着自己的牌没在意,我一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这一笑吴邪估计才反应过来,骂了句“卧槽”,抬起眼朝我笑了笑,堪比十二月的寒风扫在我脸上。胖爷在一边儿憋笑一边儿数落我,道:“小同志,你这样是不尊老爱幼。”我都怀疑胖爷早就发现了一直忍着没说,结果我自己特傻冒的跳出来当枪使。我赶紧装傻挠了挠头发,道:“没没没,我这也是刚看见,刚看见。”

 

如果我知道因为没让老大暗杠而引发后面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作死。吴邪一改前面温吞的作风,托着腮对着张男神道:“小哥,你手气好,帮我摸张牌。”张男神点点头,我还心想他手气看不出来有多好啊,这是演的哪一出,没想到吴邪一接到张起灵给他的牌就笑了,一看就笑里藏刀,把牌一推道:“自摸。”

 

自此之后他就没从庄家上下来过,要么让张男神帮他摸牌自摸,要么是张男神给他点炮他不胡,等到下一轮我和胖爷打一样的就推牌。我抗议道:“老大你这不公平,只胡我和胖爷的!”这话一说他们三个都乐了,张男神都罕见了弯了嘴角。“说你傻你真傻。”老大把我所剩不多的牌子顺走,“我赢小哥就是赢自家,赢多少都没意思。”

 

我终于明白胖爷为什么说我会输,因为无论怎么分阵营,我永远是被剩下的那个骄傲的单身贵族。

 

“你丫是个炮王吧,太能点炮了。”胖爷数落我,我特委屈,好像是我愿意放胡一样。“这不能怪我,要真这么算张男神才是炮王。”

 

“这话倒没错,只往你吴老大身上使得的炮王。”胖爷意味深长的嘿嘿一笑,“七条。”

 

我瞟见张男神的手垂在桌子底下不知道干了点什么,然后我就被吴老大踹了一脚,准确的说更像是撩了一脚,我的心情宛如日了狗,老大那边就先摆手:“踢错了,你继续。”

 

“一条!”我狠狠的把牌摔在桌子上。

 

“杠上开花。”张男神单手推了牌。

 

这回我终于看见他俩在桌子底下牵着的手。

评论(25)
热度(209)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