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vian_薇安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雨村日常】烤红薯

*点的雨村梗都太可爱了,慢慢的都写掉

 

 

现在的气候秋季总是很短,台风过后没几天我就从短袖换成了薄毛衫,再过几天就仿佛彻底入了冬,开始变得有些冻人。

 

南方的天气一直是这样,冬冷夏热,空气里带着潮湿的水汽,雨村里便更甚。我原本很喜欢坐在院子里洗菜做饭,入冬之后坚持了几天实在冻得不行,手掌浸在水里冷的又扎又疼,手指也胀红成胡萝卜。闷油瓶看我冻得呲牙咧嘴难得的皱了皱眉,见我钻回屋子里脸色才好看一点,烧了两壶热水给我洗菜用,又不知道从哪找出了橡胶手套让我带好,自己搬个小板凳在旁边坐着,跟监工似的。

 

上学的时候我体质还不错,体育运动虽然称不上拔尖,但也还算擅长。唯一的小毛病大概是体虚——说出来挺不好听的,不过不是肾,只是气血,除了冬天容易手脚冰凉,也没有什么其他表现。闷油瓶就正好相反,夏天皮肤凉丝丝的,到了冬天身上却很暖和,像个人形空调。

 

他发现我这点之后就喜欢捞着我暖手,睡觉的时候也不嫌弃我冷的跟块石头一样往他肉上贴。胖子不太习惯南方这种湿冷,被魔法攻击的天天抱着电暖器和小太阳不撒手,看着我俩这样一个劲念叨身上冷心里更冷,哼的歌也从广场舞神曲变成了小白菜。我懒得理他,心安理得的把手往闷油瓶衣服里伸。

 

电暖器把屋里烧的热乎乎的,只不过燥的厉害,手指尖还是冷的,脸上已经捂得发红。我坐在门槛上揣着手,肩膀一缩看着天。太阳被云拢在后面,灰蓝色显得有些阴沉。这边不太可能下雪,南方人总是或多或少对雪有种期待,但对于我来说它意味着另一段更为深刻的旅程和记忆,谈不上期待,更多的是感慨。

 

正坐着出神忽然闻到了阵暖洋洋的味道,我不喜欢吃甜食,但这种甜味却让我产生了淡淡的幸福感。小时候经常会碰到有老人推着改装过的汽油桶,炭火烧的很旺,烤出来的红薯有一层又焦又甜的外皮,空气里飘的满是这样的香味。我吞了口吐沫,想起来隔壁家的呆逼大妈前几天有亲戚过来串门,那亲戚好像是六鳌来的,那里的沙田地特别适合红薯生长,据说是全国最好的产地。

 

我撺掇胖子一起去偷红薯,胖子闻着有点心动,想了会儿又说隔壁大妈勉强算是个妇女,将来也是他这个准妇女主任手下的一员兵,不能还没上任就剥削群众。我猜他就是吃准了我肯定会去,打算坐享渔翁之利。我摆摆手跟他say goodbye,准备偷回来红薯和闷油瓶两个人分,馋死丫的妇女主任。

 

闷油瓶对我和隔壁大妈的战争一向采取站我不站理的态度,这让我很欣慰。大妈的院里拴着只狗,跟主人一样欺软怕硬,见我就吼,一看着闷油瓶就耷拉耳朵缩回窝里。我让他骑在墙上恐吓看门狗,自己深入敌人内部探囊取物。闷油瓶眼神怪怪的看着我,摇头说不用,他直接去就可以。

 

我对他这种出卖色相的做法很不赞同,伸手拧着他的脸不让他去。他笑了笑,弹了我个脑瓜蹦,拿了一小包我戒烟用的薄荷糖去了。薄荷糖是小花寄给我的,上面那乱七八糟的写了些洋文,在相对闭塞的村子里,这种不常见的小东西通常会有意想不到的好用处。

 

我趴在围墙边上偷听隔壁的动静,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摸摸站在我后面拍照,还把我撅着屁股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我气的也没工夫听墙角了,一边骂胖子不厚道一边抢他手机。还没抢着闷油瓶就抱着红薯回来了,看见我和胖子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愣了下神,走到我身边把红薯扔到我怀里,三两下就把胖子手机拿下来。

 

我正得瑟闷油瓶帮我撑腰,结果他看见照片就笑了笑,也没删除就还给了胖子。我气的想骂他胳膊肘向外拐,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对,帮胖子还真不是帮外人,顶多算是人民内部矛盾。

 

邻居大妈看着闷油瓶的脸也没改掉自己吝啬的本性,三个红薯个顶个的小。闷油瓶用砖块围出个圈,抱了捆柴火放在里面烧。我将红薯洗干净沥干递给胖子,他用锡纸裹好红薯放在火上烤。我们三个就围着火堆坐着,火光在他们脸上摇曳的光影让我想起以前的很多个夜里,我们也是这样,围着火堆和无烟炉,听着柴火燃烧的声音。

 

锡纸上烤出来点金黄色的糖浆,甜味嗞嗞的往外冒。我拿着红薯暖手,闷油瓶也掂在手里没吃,只有胖子不嫌烫,三下五除二进了肚子,连烤焦的红薯皮也囫囵吃了。红薯个头太小不够他吃,见到我俩磨磨蹭蹭要吃不吃的样子就干着急。

 

我慢悠悠的撕开锡纸在胖子面前晃了几下,他哼了一声搬着凳子远离我俩,说是闻不见心不烦。

 

别说是胖子,这个大小的红薯连我也不够吃,吃完了还有点意犹未尽。我舔舔嘴打算收拾院子,闷油瓶在旁边按了我一下,把他的那只红薯放在我手里,自己进屋拿扫帚去了。

 

我“哎”了一声叫住他,问他:“挺甜的,你不尝尝?”他转头看我,点点头,道:“没事。”我朝他眨眨眼,他才反应过来,凑过来贴了我一下,道:“是挺甜的。”

 

 

评论(26)
热度(290)

© Helvian_薇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