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_

微博@Helvian_薇安

瓶邪‖周叶‖荼岩‖黑苏 洁癖,不拆不逆

cp @苏梨

【瓶邪】【ABO】愿赌服输05

*双Alpha设定

*最近因为身体原因可能更新频率会慢下来,打个请假条www

05.

愿赌服输这句话,说出来便很难再收回去了。

张起灵闻言并未回应,只是略略地扫过桌面,随手拿走一枚砝码握在手心。吴邪见他这意思是想日后再提,心中稍微轻松了一些,想着时间久了说不准就能赖一回帐。抬眼却看到张起灵似笑非笑的神情,不知怎么的又觉得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他和这人有过身体上的亲密接触,吃干抹净的秉性也略知一二,吴邪干笑了一声,将自己的衣领解救回来,待张起灵离开才舒了口气,回到自己的休息间将那枚被塞进领口的冰凉纸片用指尖衔了出来。

他对自己的赌技一直有个清楚的认识,比不过那些上层的老赌棍,但他在这场子里这么多年,眼睛比手指好用的多,还没遇到过几次看不出手法的出千。他下意识的揉捻着手中本该出现在方才牌面里的黑桃尖,暗道这人要么是用了不知哪里学来的新鲜路子,要么是真的手快到连他也看不清。无论哪种都让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岌岌可危的危机感,像是被圈养在豹子窝里的羔羊,不知道哪天或变成猛兽果腹的食物。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让他烦恼许久,或者说更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突如其来的发生了在他的身边。接到潘子电话时他莫名其妙的反问到:“你说我三叔失踪了?但他一天前刚刚给我打过电话,让我照顾好他家里那几条大正三色锦鲤。”吴邪转念一想,“不过他是用陌生号码打给我的,我还纳闷他怎么跟我说这么无关紧要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小三爷,”潘子严肃道:“我们已经将近两周联系不到三爷了,跟出去的保镖也没了动静,这件事本来也不想麻烦你,但三爷早就和大金牙约好今天要谈笔烟酒生意,又不好让外人知道这赌场没了主心骨。我思来想去,三爷原本就有意将赌场交给你打理,这种时候也就只有你能代替三爷了。”

“你别着急,我马上就来。”吴邪擎着电话,伸手去衣柜里取了条领带,将衬衫严丝合缝的系到最顶一颗,对着镜子愣了半晌,硬是舒展了自己紧蹙的额心,“潘子……我三叔他会有事吗?”

“三爷一定不会有事的。”潘子回答的斩钉截铁,“你放心,小三爷,找三爷的事情交给我,潘子是个粗人,赌场的事情帮不上忙,但有什么需要的你就跟我讲,我一定竭尽所能。”

“好。”吴邪心中一暖,“大金牙几点到?”

“下午两点。”

吴邪低头看了一眼手表,道:“时间够了,潘子,你找个懂规矩的荷官,动作干净点儿的,一会儿用得着。”

烟酒生意都是行当里的暗语,实际上指的是军火交易,大金牙做这行有些年头,接着吴邪爷爷那辈人发了家,连吴三省也得给几分薄面。吴邪倒是四平八稳的坐在主位上,让潘子带了几个人下去接,等大金牙进了门才慢悠悠的站起来,脸上带着点笑意,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道:“坐吧。”

大金牙显然没想到这生意换了吴邪来谈,挑着眉四下望了望,笑容透着股轻蔑,问道:“三爷呢?”

吴邪见他没有入座的意思,便自顾自的坐了下来,捧着面前的茶碗悠悠的吹了吹。大金牙被晾在一边,看吴邪这副态度不禁有些恼了,在桌面上狠狠的拍了一掌,信息素的味道也跟着暴涨几分,道:“后生仔,你这是什么意思?”

“您还是别找我三叔了,今天来谈生意的是我。”吴邪忍住了浑身的鸡皮疙瘩,将鼻尖埋在茶水的雾气里缓了缓,心中暗道这类似于铜臭味的信息素和他那颗闪瞎人眼的金牙还真是绝配,貌似不经意的散出了些伏加特的味道,果不其然看到大金牙眉心的皱纹又多了几条,

“小三爷。”大金牙这声叫的着实有些阴阳怪气,“不是我说,你三叔这笔生意,不是你三叔亲自来,我看还真是做不成。”

“我三叔既然能把这生意交给我来做,就没有做不成的道理。”吴邪再次起身,半鞠了一躬指向对面的座位,“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而不是辈分,互利互惠才有赚头,您说呢?”

大金牙捂着鼻子咳嗽了两声,朝身后的马仔摆了摆手,朝拉开的凳子重重的坐下去,问:“你知道你三叔向我要了多少的货吗?”

吴邪一愣,赌场这种地方难免产生冲突,对军火的需求也只是用在维持应有的秩序上,听大金牙的意思,三叔这次却是要了不小的量。吴邪心中思绪万千,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的笑着,道:“您放心,我三叔当初跟您讲的,我都能兑现。不仅如此——”吴邪招了招手,身边的人从一旁提过来一只箱子,吴邪将那只箱子从桌面上推过去,接着道:“日后晚辈还需要您多提携,一点敬意,聊表心意。”

对面的脸色这才真正的舒缓了起来,吴邪终于放下心来,本该打起十二分精神继续周旋,却忽然跑神的想到,这种厌恶和难以忍受的感觉才是两个Alpha信息素碰撞应有的反应,那他和张起灵,到底为什么会因为信息素互相吸引。

生意谈成之后,吴邪顺势邀请大金牙去赌场玩儿几把,话说的天花乱坠,捧得大金牙快要找不着北。他本身也是个好赌的,没推诿几下就应了,吴邪朝潘子使了个眼色,见潘子点头才接着道:“我待会儿还有点事儿,让潘子带您好好玩儿,我就先告辞了。”

大金牙斜他一眼,道:“小三爷真是年少有成,比我这个老头子忙多咯。”

“您哪里的话。”吴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女朋友不好哄,一会儿迟到了要跟我闹脾气的。”

“跟你三叔一个样。”大金牙咧着嘴呵了两声,“不耽误你了,去吧。”

吴邪点了下头,接过长风衣披在肩上,走路时的风将后摆吹的飘了起来,他有些轻松,又觉得一些事情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变化。待他坐回车里,拧动钥匙点燃发动机时,一杆冰凉的金属管从座椅后顶住他的腰侧,他僵硬的从后视镜里看到一截轮廓俊美的下巴,心道他的黑桃尖还是来找他讨债了。

“别回头,”那人道:“开车。”

评论(24)
热度(226)

© 薇安_ | Powered by LOFTER